您的当前位置:千赢 > 支架 >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美国人被“过度医疗”

发布时间:2019-04-20 20:04

如果您正在寻找相关产品或有其他任何问题,可随时拨打公司服务热线,或点击下方按钮与我们在线交流!

  东方网3月22日消息: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12时54分报道,就在奥巴马医改法案获得通过的时候,国际最权威的临床医学杂志,美国《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爆出令人震惊的消息:上至总统下到百姓,美国人都被过度医疗了,心脏支架手术就是典型代表。数据显示,在接受心脏造影检查的美国人中,有1/5非必须。而且近一半的冠心病患者,都被放了不该放的支架,也就是说做了本不必要的手术。支架规格究竟是谁在操纵过度医疗?又是谁在获益?

  王健:对,我给大家讲讲我看病的经历,有一次觉得自己胸闷,然后去医院检查,当时说照一个X光,我们知道在中国照一个X光,你自己走到X光室里照就完了,但是在美国不行,有很多护工非让你躺在床上把你推进去,我说不用我自己走就行,他说不行,我们每个人都这么服务,要把我推进去,我说我鞋还在地上呢?他说一会儿再把你推回来,可是帐单收到一看却是1700美元,我们照一个X光在国内大概几十块钱,所以其实很多的钱都花在很冤枉的地方。

  还有一次看牙医生那一看说线美元钱,非常非常贵,补一个牙后来没办法,到我们学校医学院找医学院的学生帮我会诊,花了很长时间,但是只花了几十块美金钱。

  主持人:添加的一些服务的成份让人受不了。好像这种现象在美国是不是似乎很普遍的,刚才我们提到过渡医疗,好像对象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本人?

  记者:对,其实每个人走到医院在美国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很多医生一上午就看一两个病人,而且很多时间花费在那儿,但是他的收入很高,你都得为这个买单,你比如说奥巴马,奥巴马前段时间包括前列腺癌症的筛查,虚拟结肠经的检查,对前列腺癌症PSA检查其实不是对所有年龄都推荐的,50岁以下其实都不是重点的筛查对象,但是奥巴马才48岁也给他做了,白宫的发言人就说为什么给他做,是因为高危人群里包括黑人,也是个争议的说法,后来他也做了心脏扫描检查等等,扫描动脉中的钙含量,这些检查对于他这个人群来说,根本不是高危人群但也要给你检查,奥巴马包括很多美国人都有类似的经历。

  主持人:其实我们说过度的检查治疗,不仅是不利于当事人的健康,同时加重了医疗的成本,并且患者也要为此付出更多的更高昂的代价,感觉美国人似乎还能够坦然接受?

  记者:其实是这样一个情况,当你美国的病人走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给你做这个检查,那个检查的时候,你总是觉得多做一项是不是查的清楚一点,包括大夫来讲,美国的大夫和中国的大夫相比较他们临床经验太弱了,很多时候依靠各种机器,一方面各种机器能查的很清楚,但另一方面来讲它能规避更多的风险。

  你比如说到最后如果真是发生了医疗事故,他可以拿数据说,我当时检查的时候,你的数据结果就是这样的,在这种情况下造成了整个社会的医疗费用虚高,美国每年投入医疗费占GDP的四分之一,这种情况下,对于全社会来讲是一个极大的浪费。

  主持人:其实,过度医疗也是个世界性的话题。比如之前提到的滥用心脏支架手术的例子,这在我们国家就存在。太多的癌症筛查,太多的心脏测试,太多的剖腹产申请。最好的药物、最高端的检查、最先进的手术,当然,还有最昂贵的费用。人们往往也发现,这些巨资换来的,有时候只是高射炮打蚊子。

  也就是说获益未必很大,但风险却着实不小。因此也有人问:技术和设备是不是正在使医学背离自己的初衷?医生是不是正在为了利益抛弃自身的使命?而在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叶海林看来,医疗过度的话题,还关乎公共资源的合理分配,关乎社会公平。

  叶海林:如果说一个社会的医疗资源是无限的,我们就不用讨论过渡医疗问题,因为这意味着你在任何一种疾病上医疗可以投入无限的,不管是医疗技术上无限,还是从财政支出上无限的成本。但显然没有这样的国家,我们真正要看到的是在医疗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你该给什么人投入多少医疗资源的问题,也就是说医疗如何能够把钱花在刀刃上的问题。

  这样的问题是有两个方面,第一所谓心脏搭桥是不是这个社会最主要的医疗需求,如果这个社会的多数人都需要这种手术的话,社会就应该投入大量的医疗资源去治疗这样的疾病,甚至投入公共医疗资源也是值得。如果不是的,那就变成了第二个问题,如果不是主要的医疗需求,就要看到底是谁在为这种资源的投入买单,这种情况下,其实应该遵循的就是谁患病谁全额付款,当然这无疑很贵。

  实际上当前美国的这种心脏搭桥的手术,它的研发是得到国家的补贴的,这部分补贴实际上挤占了其他的社会公共医疗资源,这才是认为这种医疗是过度医疗的一个经济学上的原因。

  相应如果我们承认这种医疗的研发得到补贴是不应该的,我们也得承认,这种医疗的治疗如果也得到补贴就是更不应该的,从这个角度说,免费医疗的问题上,我们不但要考虑到免费医疗的覆盖面,更要考虑到免费医疗提供给病人这种疾病的覆盖面,不能出现某一种疾病对某些人是免费的,而对另外一些人则是收费的,这种逻辑上的混乱才是今天很多美国人对美国的医疗体制不满的深层次的原因。

相关产品

更多相关文章:

千赢_千赢国际版权所有      
    

千赢_千赢国际版权所有